相关文章

上海市民如今请钟点工阿姨更“细”更“专”

据《劳动报》报道,一个本地阿姨,每周5天每天3小时,专职做饭;一个安徽阿姨,每周日花3小时,专门负责打扫。家住梅陇的秦先生,家里雇了两个钟点工,各有特长,各司其职。

他说:女儿上初二,每天早上6点50要出门,6点半就得吃早饭,烧饭阿姨是小区邻居,松江本地人,烧得一手好菜,但不会做家务,早晚烧两顿饭,每天三小时每小时25块;一个是安徽钟点工,家务干得利索,一个礼拜大扫除一次,每次3个小时。

“术业有专攻,让阿姨只做自己擅长的事,效率会更高,感觉会更好。”秦先生颇有体会道。

随着家政服务项目的细分,在上海,有不少人和秦先生一样,家里雇了两三个钟点工,除了洗衣、做饭、接送小孩、照顾老人等常规项目,有的家庭还专门请人遛狗、烹饪家宴、养护绿植、陪读等。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,部分在职白领或上海退休阿姨利用节假日或空闲时间来做家政,比如带孩子、做家教等来补贴家用。

蔡小姐为小学三年级的女儿专门请了个陪读—60多岁的李老师,她住在蔡家附近的小区,是个退休小学语文老师。每天放学,李老师去小学接孩子回家,辅导功课,还会帮忙做点简单的家常菜。

随着我国老龄社会的来临,做保姆的人越来越少。30岁到45岁是从事保姆工作的黄金年龄,在老一代保姆退出市场后,缺少年轻的血液补充。业内人士忧心忡忡地表示,10年后恐怕没有保姆可用。

看到保姆市场的紧缺,不少高素质的人才开始看上这一行业,上海已有留洋博士涉足家政行业,一些国际资本也开始介入。目前,国内一些高校已经开始关注家政行业,河北工业大学还开设了家政艺术系,东北农业大学、北京海淀走读大学也设有家政系。

35岁的吴先生,今年暑假就请了个留美大学生,给上国际学校二年级的女儿做了两个月的外语家教。吴先生另外还请了两个阿姨,一个住家保姆,包吃包住专职带小儿子,一个每天烧饭打扫。“李阿姨以前做过厨师,虽然时薪高达50块,但每天晚上能吃上她烧的糖醋排骨、鱼香肉丝,就是种享受啊。”

业内人士认为,只要改变观念,未来大中专学生也可以进入家政行业,因为这个行业起薪并不低。此外,“全民家政”也是种趋势。市民可以把自己的专长与人交换,把业余时间存储到“家政银行”,依托家政公司强大的品牌和网点布局优势,实现区域内的“N对N”的专业化分工。可以预见的是,传统的家政运作模式必将被逐步淘汰,新的模式将会产生。